白昼才刚刚收敛起它那耀眼的光芒,余晖成就的彩霞就顿时盖上了整座小城。抬眼望去,依稀看到街头那几间华灯初上的中国餐厅。那里,释放着于我而言的无尽的诱惑。

虽说一方水土一方人,身在澳洲的我却有着与生俱来的中国胃。即便是拥有着一颗世界心,貌似高贵的牛排与雅致的罗勒叶也总是令我难以消受。别离父母亲人,独自一人来到这遥远的国度,我总是试图去寻觅记忆中的家乡的味道,以来抚慰我日夜躁动不安的舌尖。

每有垂涎乡味的夜晚,挨天亮了便要迫不及待的拉上三五好友,同往华人聚集的小镇“盒子山”,享用上一顿淳朴而又不缺特色的家乡早点。清淡健康的皮蛋瘦肉粥,鲜美多汁小笼馒头,还有香脆可口的煎饼果子都能尝出点不一般的味道。倘若正巧碰到来自同一城市的店主阿姨,兴许还会用家乡话唠点儿各自在海外的故事。吴侬软语,倍感亲切。

在这里,每逢佳节却也吃不上爷爷奶奶做的满桌美食了。但我同样会出门找间中餐馆打打牙祭,让我的中国胃回一趟它土生土长的地方。灯火阑珊的小道边,小吃荟萃,人来人往。像是苏州奥灶面,本帮红烧肉,川渝鸳鸯锅,各式各样的菜系都能被轻易找到。随意踏进一家挂着汉字招牌的餐馆,点上几样中意的佳肴,立马饱食餍足。还记得许多次,我都因那颗焦灼想尝鲜的心,而像久病初愈的贾宝玉品尝鲜笋汤般烫伤了舌头。但若是不巧没在餐馆里吃上正宗地道的美味,与中国同学间聊聊家常,其乐也融融。

在海外生活,外国好友时不时也会领我去轻啜他们国家的特色风味。咖啡馆是我们的常去地,那里环境幽雅静谧,可惜于我总好像缺了什么。比如英式红茶虽香醇丝滑,却无法与佳茗祁山红袍相媲美;肉酱意粉虽弹牙可口,却远不及妈妈精心烹调的葱油拌面。同样的,虽然我们偶尔会光顾学校旁边那家海鲜自助餐厅,美滋滋地吃上一顿饕餮盛宴,但在我心中,无尽的山珍海味也敌不过一道红油赤酱的家常。

“休说鲈鱼堪脍,尽西风,季雁归未?”独自漂泊海外,家乡的味道始终盘旋于脑海,萦绕于舌尖。食性使然?我知这是缘,是我的中国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