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美欣,你想听龙和凤凰的故事吗?”妈妈轻轻地问美欣,一个精力充沛的五岁小女孩。

美欣顽皮地躲到客厅沙发后面,叫道,“不,妈妈!龙很吓人的!学校里的每个人都说它们喜欢吃小公主。”

“但是,美欣,他(她)们说的是西方的龙。妈妈要给你讲的是中国龙,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。如果你现在不开始学习,可能永远不会掌握中国的传统文化。”

“我不在乎,妈妈!我不喜欢龙,我不想听龙的故事。”

美欣的母亲停顿了片刻,问道,“那凤凰的故事呢?”

“那只奇怪的大鸟为了生存而自杀,那都不是真的。”美欣瞪着她的大眼睛,很不高兴地答复了。母亲失望地摇摇头,没再说什么。

五年以后……

“妈妈,我不会去参加那个愚蠢的中国节日表演。”十二岁的美欣看着她的小说《哈利波特》,头也没抬,冷冷地答复妈妈。

又过了三年……

十五岁的美欣冲进她的房间,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眼泪,狠狠地把房门关上,坐在床边抽泣。妈妈刚刚拒绝让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,“你的家庭作业和家务都还没做完,你不能去……”

直到夜幕降临,美欣不得不离开房间,下楼准备第二天上课的书包。走过妹妹美兰的房间时,她隐约听到妈妈和五岁的美兰轻声地说话,哄她入睡。

“妈妈,您可以告诉我关于龙的故事吗?”美兰问得有点不确定,似乎还有点担心。“学校里的每个人都说龙会吃小公主,它们住在黑暗的洞穴里,听起来很可怕!”

“你怎么认为呢,美兰?”

“……不,我觉得这样说龙不好。”

“对,妈妈很高兴你能这样想,他们所说的龙是西方龙,巨大的,脾气暴躁的,喷着火焰的龙。”

“妈妈,我怕……”美兰声音颤抖地说。

美欣想象着她可怜的小妹妹蜷缩在被子里,将要听一个恐怖的故事。

“对不起,亲爱的。妈妈的意思是说,世界上还有另一种龙,中国龙……”

美欣停在妹妹房门外,有点幸灾乐祸地期待着美兰惊吓的哭声。

“中国龙是千百年来发展和演变的虚构的四足动物,却寄托了中国人最美好的想象,所以中国人称自己是龙的传人。”

“……这听起来还是很可怕,妈妈。”

“请继续听,美兰。在中国古代民间传说中,龙是仁慈的,强大的,象征着保护我们的神。保佑我们风调雨顺,平安健康。”

美欣眨了眨眼睛,心想:“这只是个让妹妹睡觉的童话故事。”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还是悄悄停在了妹妹的门外,继续听妈妈讲:

“龙的传说是中华民族历史的缩印,是学中国历史的开始……”

“当伟大的女神女娲建造这个世界的时侯,她用四根支柱撑起了天空,并且在每个柱子上面放置一条龙去支撑大气的重量。然而,像人间善恶并存一样,恶毒的龙也与善良的龙同时存在。恶毒的龙用水淹没了整个地球,企图破坏女娲创造的美好世界。火神击败了这些邪恶的龙,女娲再一次回到地球,并带来数千条善良的龙帮助引导人类走向文明。它们教会了人们基本的技能,比如耕种和建造。人们尊重善良的龙,为了表示感谢,大家绘制图画,写诗歌文章,雕刻雕塑,并把龙绣制在服装上,从此,龙与中华文化便渐渐地紧密交织在了一起。”

妈妈停了一下,看了看美兰。美兰一点睡意也没有,聚精会神地听着妈妈讲龙的故事……

“龙,从开始时理解认识自然的一种方式,慢慢演变成中华民族神圣的图腾,已经有八千多年的发展历史。

中国艺术很多不同的艺术形式,包括舞蹈,绘画,音乐,陶器,诗歌,刺绣和雕刻等等。然而,他们的共同之处,就是都有龙的元素。中国龙出现在中国艺术家的许多伟大杰作中。

比如,程荣画的《九龙画》,用水墨描绘了九条龙,盘旋在雾、漩涡、波浪和山顶之间,时隐时现、威猛灵动。乾隆是清朝最伟大的皇帝之一,他象征皇权的大印玉玺上雕刻着一条精致的龙。

中国还有一种特殊的又闻名的艺术形式——舞龙。据说,最初是人们讨好龙神而举行的仪式,让它保佑来年风调雨顺;如今,已经是庆祝新年的传统表演,祝愿来年万事顺利,兴旺发达。人们用色彩鲜艳的织物和箍环做出龙的身体,精致的龙头贴在高杆上,在铁箍线的最前端。领队人拿着绑着龙珠的棍子,舞龙者跟着领队,一路行走,通过复杂的跳跃、潜水、转弯和旋转,仿佛一条条巨龙,在空中上下翻飞游走。

诗歌是中国备受推崇的艺术。在许多诗歌中,龙也是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,或者用来描述皇帝的力量和权威,或者象征自然世界与神的关系。

有人说,中国龙是九只动物的混合体,脖子是蛇的脖子,象征狡猾和机智;腹部来自青蛙,代表不朽和愈合;鲤鱼麟代表决心和毅力;鹿一样的角是耐力、恩典和繁荣的象征;来自牛的耳朵赋予龙的力量、信仰和王权;虎爪代表慷慨、难以预测和威严;鹰的爪子象征着龙的果敢和锐利;骆驼的头表现出龙的谦卑;眼睛来自野兔或兔子,给与龙伶俐的智慧。由此更可以看出,龙寄托了中国人美好的愿望。

龙的艺术形象也不是一成不变的。在商代,龙的两条腿是分开的,并被人们当作超自然力量来崇拜。周朝初期,龙的形象变得更加女性化和艺术化,但由于女皇的优雅象征——凤凰的诞生,它的权威被削弱。在春秋时期,龙变得更加生动和阳刚,并且用四个爪子作为好兆头。秦汉时期确定了龙的细节,秦始皇使它成为权力的君主象征。但隋唐时期的最后一次改变导致龙有一条鲤鱼肚。民间中举的和升官的人也被称为“跳龙门的鲤鱼”。到了宋元时代,龙的艺术性得到了完善,从此以后没有发生重大的变化了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龙的艺术形象也具有时代性。”

“哇,我们是龙的后裔?”美兰吸了一口气,“这太酷了!”

“你比其他人更接近龙,因为你出生在龙年。”她的母亲补充说。

“美欣呢?她也是龙的后裔吗?“

美欣静静的在门外听着妈妈和妹妹的谈话。

“是的,尽管她远离中国传统文化,她依然是龙的后裔。”妈妈静静地回答。

“但她一点也不像龙的后裔,她根本不相信龙,妈妈。”美兰直言不讳地说。

“这不是真的,你姐姐是一个温柔的人,她只是生活在一套不同的规则中。”

“是因为她的属相是羊,而我是一条她不喜欢的龙吗?”

美兰的母亲安静地想了一会儿,轻声地说到,“无论你是怎么想的,美兰,她没有理由不关心你。就像我说的,她是按照另一套规则来思考的。”

当美兰和母亲继续他们的谈话时,美欣可以感觉到她皮肤的刺痛与心灵的羞耻。

“知道了,妈妈……”美兰慢慢地说到,“那么,我们是怎么变成龙的后代的?”

“我正要解释给你听。”

美欣静静地听着她妈妈继续讲下去。

“相传,中国最早的两位皇帝炎帝和黄帝都是龙族的后代。但也有人说,黄帝的部落动物是由一头公猪的头和一条蛇的身体组成的龙,每次他征服了另一个部落,那个动物就被添加到他的徽章中。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龙由许多动物的部分组成的。”美兰打断了妈妈的话,问:“但是,这和我们的龙相关吗?”

“当然,炎帝和黄帝是我们的祖先,他们统一了中国。我们的身体里流着他们的血液,我们就是龙的传人,”妈妈回答美兰,又继续说道,“从对地球自然现象的解释,到成为第一个皇帝的象征,中国龙已经牢牢地嵌入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当中。中国龙的历史是世界上最长的,许多古代文物上都有龙的记录。1971年在玉兰市发现的玉龙玉雕,其年龄超过7000年,这意味着它被雕刻在新石器时代。

古代中国的农民可能把闪电看作是一种蛇形生物穿越天空,目击雷电带来了大雨,所以龙形成了水神的印记。在整个历史中,龙被视为神奇力量的动物,旨在保护天空、保护贵重物品、控制水和天气。

龙分有九种类型:天龙,是守护天堂的龙;富康龙是守护隐藏珍宝的龙;地龙是守护大地、控制水道的龙;神龙是指挥天气的龙;角龙和翼龙是年纪老的龙,翼龙又被称为应龙,“龙五百年为角龙,千年为应龙”;蟠龙又名卷龙,栖居水中;黄龙,黄龙从洛河上升起,教伏羲文字艺术;龙王是海的国王。

‘九’是数之极,到了‘十’是一个新的轮回开始,而且‘九’与长久久谐音,所以这个最大的数是中国皇帝的号码,只有最高级别的官才能穿九龙袍,即使这样,它也会被覆盖许多层的外衣。”

“他们为什么要隐藏它呢?”美兰打断了妈妈的讲话。

“什么?”

“他们为什么要隐藏他们的幸运长袍?”美兰重复道。

“哦,只有当你知道你穿着这件衣服时,这件袍子才是最幸运的。”美兰的妈妈轻轻地回答。

“好吧。”美兰又不说话了,但她的母亲也没有继续讲。

“还有吗?”美兰问道。

“相当多,但我认为这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已经足够了。你还认为龙是坏的吗?”

“不。”

“那么我已经说够了。看看时间!即使是周末,你也不应该睡得太晚。”

“但我想听到更多……”美兰请求。

“太晚了,下一次吧,美兰。明天早上有一个中国的节日活动,我想带你去,我们要早起,快睡吧,晚安。”

“好的。晚安,妈妈。“

门外站着的美欣悄悄地,尽可能快地在妈妈发现她之前跑回自己的房间。

第二天一早,美欣慢慢走下楼梯,看到母亲打开百叶窗,让清晨的阳光通过窗户照射进来。

“妈妈?”

她的母亲在忙着准备早餐,“美欣!你今天这么早。”

美欣静静地站在那里,有点不自然。妈妈没有问她是否要去参加中国节日的表演。美欣想:“难道我真的变得和我的家人无法接近了吗?”妈妈一边检查炉子上煮的水饺,一边问:

“你想吃什么?薄煎饼?威化饼?橙汁?”

“水饺就很好。”

母亲奇怪地看着她的女儿,“你以前从来没有碰过我做的中国菜。”

“是的......但是所有事情都有第一次,”美欣笨拙局促地把一只脚迈向另一只脚,“妈妈,我......我很抱歉昨天对您大吼大叫。”

“妈妈理解你,也原谅你了,美欣。”母亲继续忙着拌蔬菜,搅动着锅里的水,舀出饺子。

“不,妈妈你不应该那么容易原谅我。”美欣痛苦地想,她接着说,“我想......和你一起去参加中国的节日活动,和美兰,还有爸爸。”美欣低下头看着木地板,“我想成为龙的更好的后裔。”

妈妈停下了手里的活,看着美欣。紧张的沉默在房间里发酵,母女默默站立在彼此的面前。

就在美欣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母亲的手臂紧紧抱住了她,将她包围在一个温暖的拥抱中。“没有人可以要求一个更好的女儿,也没有龙可以要求更好的后代。”

妈妈前一晚上告诉美兰的关于龙的那些故事还在美欣的脑海里回绕,她轻轻地松了口气,紧紧地回抱着她的妈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