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上下五千年传统艺术,源远流长。六朝古都南京,是中国七大古都之一,这里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。然而,如今城市建设如火如荼,在高楼大厦崛起,火车地铁铺陈的时候,对于老南京人的我而言,这里变得既熟悉却又陌生。

糖画,民间俗称“倒糖影儿”,这颇具地方特色的工艺,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。相传它是在古代“唐丞相”制作技艺的基础上演化而来。在我12岁之前,逢年过节是一定要去夫子庙买来吃上一口的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卖糖画的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爷爷。他总是先从一个深灰色的大兜里掏出一个木制的转盘来摆在茶几上,那上面嵌着一个不长不短的指针,指针的四周被刻出了十二生肖,每一个动物活灵活现,仿佛吹一口气,它们便能一跃而起跳到我的肩头上。我轻轻地拨动指针,指针转到哪个生肖,我便能得到那个糖画。有一回,只见指针轻轻地停在了龙与蛇的中间,我脱口而出:“爷爷!我能要一条龙嘛!”话毕,我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,嘴角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,满心期许地看着老爷爷。这招果然奏效,老爷爷一拍大腿:“潘西(姑娘)来斯(厉害)哟,老爷子这就给内(你)和(画)!”我“咯咯”笑了出声。

做糖人是没有底稿的,画稿全在他的大脑里。老爷爷以勺代笔,糖稀为墨,用小汤勺舀起溶化了的糖稀,在石墨板上均匀并灵巧地开始勾勒,一气呵成,不假思索。随着缕缕糖丝的飘洒,不到一分钟,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就在石墨板上呈现了出来。老爷爷趁热插上一根竹签,再用一把铲子细致地挑起糖画,这便大功告成。我举着腾云驾雾般的飞龙,对着阳光凝望,它是那么的晶莹剔透,呼之欲出。我一时还舍不得吃,只用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,而后又得意地向身边的伙伴炫耀,我仍然记的他们羡慕的眼神。

但现在,这曾经让我习以为常的传统艺术却渐渐消失了。在大街小巷,过去多得数都数不过来的制糖爷爷的背影,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再也听不到那传遍街头巷尾、一高一低的吆喝:“卖糖咯——形状内(你)来挑——”。

“捏面人儿”,“吹糖人儿”,“磨剪子”,“打铁花”……这些都是传统的民间艺术,从前随处可见,如今只能偶尔在庙会上一饱眼福,有些甚至已经不再“抛头露面”。如今身在异国他乡,每每想到这些传统艺术在逐渐消亡,我不禁扼腕叹息,更不愿意看着那段镌刻在我心底的回忆、那条维系着我的中国缘的纽带,就这样消失殆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