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夕的夜,那倚傍在小河边的小街,人群摩肩接踵,人声鼎沸,好不热闹。家家老店都挂出自家的特色,拼了老命去吆喝着客人。处处张灯结彩,家家门庭若市,头上是张扬的彩旗,脚下是炮竹燃尽后的残渣。这一切的一切都看起来分外的有年味儿。

此时的我正抱着腾腾热气好茶,依在窗边,看着无边夜色的蜿蜒,任凭天空的星辰在不断地徘徊。那些淡淡的忧愁,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掩上了心头。街上还在沸腾着,嘈杂的声响就像是蚂蚁,不断吞噬着我的心;那隐隐的疼痛似乎在向我呐喊着,这,没有那个东西。面对此景,我不禁叹了一口气:即使它换上再华丽的新衣,抹上更美丽的妆容,但这‘年’,并不是那‘年’了。我思索着,眼神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了一丝迷离,还有一丝凄迷,就像是外面的夜暮一样变得不再清晰,也好像是变得十分神秘,我看不透,摸不着,更感受不到。

“轰轰!”一声声巨响把我从思虑中拉扯出来,而当我抬起头来印入眼帘的是那朵朵七彩的,美丽到极致的花,它们缓缓在寂静的夜空中爆开,绽放出七彩的美丽。似乎它能让人忘记了它在爆发时的巨大的响声,忘记之前的喧嚣,而那破灭前的壮丽,似乎为的就是能在人们的心中留下美丽的倩影,直至灰飞烟灭。轰鸣还在持续,它们响彻这片小街,响彻这方城市,响彻这个国家,响彻这个世界,响彻这个银河,直至响彻这个宇宙……居住在马尼拉的唐人街的人们,仍保存着过新年放烟花的习俗,烟花,发明于老祖宗之手的绚丽文化,此时是那么地耀眼。

“它……原来还在。”我感到我的眼角有些湿润,心中更多的是那种失之复得的窃喜感。我以为,它早在我6年前踏上这片陌生的国度的时候,就已经丢失了。直到我看到那朵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的那一刻。在新的新年我倚在窗前看到了花,在旧的昔年我垫着脚尖看到了花,而它都在我的身旁,都在我的世界里,从未丢失过。因为那是从我诞生在这世上就烙下的烙印,一个标志着中国的烙印。无论我身处宇宙的何处,都会发着光,照亮我前方的路。

不论为何,只因它是上天给予我最好的礼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