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尼拉的午后,鸟鸣啁啾。灿烂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,海风送来盛夏的气息。我坐在窗前静静思考“我的中国缘”,多年前发生的一幕猛然跃入脑海:

那是我在菲律宾侨中学院入学的第一天。华语课上,我好奇地看着老师端端正正地在纸上写下了我的名字“吴烨塬”三个字。放学后,一到家,我就迫不及待地把纸拿给爸爸看,问:“爸爸,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呢?”

爸爸正端坐在茶几旁,用他最喜欢的一套白瓷茶具泡茶,沸水飞入茶碗,蒸汽袅袅,瞬间茶香盈室。端起一盏茶,爸爸看着我,温和地答道:“你的名字是我取的,‘烨’,出自中国古代有名的诗歌集《诗经》,意思是光辉灿烂。‘烨’字的右边是‘华’,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是华夏儿女。‘塬’,意思是广阔的土地,我们的祖籍在遥远的中国,那里山川辽阔,风景如画。塬,又和缘分的缘同音,给你取名叫‘烨塬’,不仅是希望有光辉灿烂的人生,更是让你永远记住,你与中国有不解之缘”。

原来如此!就在那天,我从自己的中文名字中,第一次体会到了汉字的魅力。从此,南海对面的那片与我有缘的广袤土地—中国,就在我幼小的心灵中,深深扎下了根。

从此,每天的华语课成了我的最爱。为了帮我学习华语、了解中国,爸爸专门订购了电视的中文国际频道;学校的中文图书馆也是我常常光顾的地方。中华文化如春风化雨,浸润着我的灵魂——跟家人一起徜徉于黎萨公园的仿苏州园林,池中小荷含苞、金鱼摆尾,让我感受到了“小桥流水”的含蓄之美;漫步在马尼拉中国城,王彬北桥旁的石狮子被千年烟雨镀上一层铜绿,仿佛向我讲诉着先人在巴石河港口创业的艰辛;驻足于菲律宾国家博物馆,欣赏着一千年前乘宝船来到吕宋岛的青花瓷盘,我内心的喜悦则如盘中的天青色牡丹,浓墨重彩地绽放开来。

时光荏苒,当千岛的椰树又被岁月刻下几圈新的年轮我也从懵懂孩童,成长为一个求知若渴的中学生,多年的积累终于结出了小小的果实——我被学校的中文实验班录取了,从此能够接触更多、更深的中华文化!看来,我的中国缘,不但没有随着时间淡去,而是如甘醇的佳酿一般,愈久愈浓。

就在去年暑假,我第一次拿到了菲华学生学中文夏令营的机票,穿上印有“中国寻根之旅”的队服,和敬爱的陈永栽爷爷同乘一架专机飞到了美丽的鹭岛厦门。在华侨大学学习和生活的两个月,对我来说,是无比珍贵的体验。集美学村中,琅琅书声飘荡在龙舟池畔,是海外学生在吟诵《游子吟》;凤凰花开仿佛云霞蒸腾,红砖雕砌的嘉庚式建筑欢迎着各国留学生的到来,颇有万国来朝的气氛;而由陈嘉庚先生创办、陈永栽爷爷资助建设的华侨大学华文学院,门口那简朴大气的“华侨补校”牌匾,则诉说着一代代爱国侨领,为了祖国的教育事业和经济发展,做出了多少努力。从那时候起,我也下定决心,等我高中毕业的时候,一定要来中国读大学,留在飞速发展的祖籍国,实现我的中国梦!

剪不断故国情,割不舍中国缘,万水千山走遍,仍是梦中故国最值得眷恋。那份深深的中华缘,是祖籍国向我们这些有着炎黄子孙血脉的海外华人青少年,伸出欢迎的双臂;就让这颗拳拳游子心,成为我们,未来的世界精英,回归故里、与中国共荣的双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