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尖在书页上跳跃,字里行间的韵味,正在缓缓地传述着文化和历史,每一个字所蕴含的是古人智慧的结晶,是劳动人民的汗水。阵阵墨香随着书页的翻飞,在空气中挥散,旋转。

何为“缘”?命运的交集被无形的丝线纠缠,打结,这就是缘。

从我出生的那一刻,我与中国的缘分便密不可分。

13岁的那一年,在父母的安排下,我来到了澳大利亚。这里的一切都陌生无比,陌生的长相,陌生的语言和陌生的家。我在时间里渐渐地成长,长成了我所希望的样子,渐渐地融入了这个多元文化的国家。我习惯了这个总是比祖国早两个小时的地方,习惯了每一餐都是牛奶和面包,习惯了张口闭口就是英文。可是,我却遗忘了我的母语,遗忘了祖训,遗忘了先人留给我们的经典。

直到某一天,《大学》唤醒我还未沉寂的记忆。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……”远方传来的朗朗书声,余音绕梁,唤起了我对文学的好奇。到底是什么样的文章,才能把做人的学问,讲解的如此透彻?

我记起了家里的祖训,“做人是基本,学再多的东西,没有品德,一切都是假的。”记起了母亲对我的耳提面命,“要做一个诚实、勇于承担责任的孩子。”记起了老师对我的淳淳教诲“不傲才以骄人,不以宠而作威。”

拜读了《大学》之后,我才明白什么叫做辞简理博,什么叫做醍醐灌顶,书里那种神奇的韵味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经久不息。古人对生命以及作为的诠释,解释得恰到好处。我忽然意识到,原来我所受到的教育和我现在的所作所为,一直以来,都是跟寻着《大学》的引导。

在家规祖训的要求下,耳濡目染中,我的言行举止,竟不知不觉在日渐月染中潜移默化的改变与端正。17岁的我,学会了成为一个最基本的人,具有良好品德和教养的人。从小诚于本心,表里如一,一直是我在要求自己的,而这,也正是《大学》中所描绘的基本道理。

“诚意正心”是必备的做人心态,对自己诚实,言行一致;对他人诚实,光明磊落。在长辈和同龄人面前,总是会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示出来,乖巧伶俐、聪明懂事,多才多艺、成绩优越。可是,又有多少是真正的我呢?在家里的时候,真的是像口中那样,认真学习,恨不得一天有25个小时吗?在气急的时候还能保证冷静,不冲着父母大喊大叫吗?与伙伴在一起的时候也能保持语言干净吗?

我没有,我不会,我不能。所以,我在学习,我在改。在母亲不辞辛苦的千叮咛万嘱咐,一遍又一遍地教导下,我在成长,我开始了改变。伴随着成长而来的就是懂事,原来不明白的表里如一,渐渐地成为了我要求自己唯一标杆。把真正的自己展现出来,好的不好的,优点缺点,一起展现出来,改正那些陋习,向着真正完美走去。

“格物致知”是唯一丰富自己的途径;“止于至善”是不论做什么,都要追求最完美的态度;“日日新”是强烈的创新意识和追求真理的行为。对学习,对美德,对生活的追求,都曾在身边的长辈嘴里听了无数遍,但总是抛之脑后。《大学》所带来的顿悟,使我在不知不觉中成长,先人所遗留的,是我们毕生追求的。

2018年的我17岁,再过一年我就要成年了,时间飞逝所带来的变化和突如其来的感悟,使我瞬间懂事不少。我变得越来越成熟,处事风格越来越像个成年人一样,从一个顽皮的孩子,长成了家里一个有力的顶梁柱。

这一切,都归功于“缘分”二字,若是《大学》不曾以这样的方式,出现在我年少无知的生活中,使我在时间中不扶自直,那么我还会像现在这样成为一个正直,具有良好品德的人吗?我不知道,我想我也不需要一个答案。这就是缘分,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独特的缘分,这样的不解之缘,只有自己才能细细体会。只有我才能明白,我是何等的幸运。